被刷屏的克罗地亚足球队原来这么牛!

发布日期:2019-10-08 06:29   来源:未知   

  南拉夫解体已经10多年了,每届世界杯、欧洲杯大赛,在许多球迷心中依然无法挥去对南斯拉夫足球的记忆。说到南斯拉夫足球,不得不提南斯拉夫体育,南斯拉夫绝对是世界体坛的奇葩,一个热爱体育的国度,生活在巴尔干半岛南部的南斯拉夫人,拥有着良好的身体素质,和悠久的体育传统和底蕴,在竞技体育可以说是欧洲体育强国,一方面深受苏联举国体育体制的影响,另外一方面那就是南斯拉夫人在竞技体育上的有着天生的天赋。南斯拉夫除了足球和篮球,在水球、射击、田径、网球、帆船、皮划艇、游泳、国际象棋等许多项目上都曾经在世界赛场取得过辉煌,甚至在乒乓球这样的项目在欧洲都是强队,这点让许多欧洲人都感到吃惊。如果说在NBA职业球员参加世界男篮大赛之前,篮球项目中最有统治地位的国家不是前苏联,而是南斯拉夫,在NBA效力的前南斯拉夫球星有德拉赞·彼德洛维奇、乔丹的队友托尼-库科奇、科比曾经的队友弗拉德·迪瓦茨、神投手斯托贾科维奇、米利西奇,雅里奇,克里斯蒂奇等等。在网球这样被欧洲人尊为高雅的运动项目中,南斯拉夫涌现了一大批网坛巨星塞莱斯、伊万诺维奇、扬科维奇、德约科维奇等等。

  在世界足坛,前南斯拉夫足球,绝对也是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可以说是东欧和南欧社会主义国家中足球运动的代表。南斯拉夫球员有着强壮的身体,欧洲拉丁派细腻的脚下技术,还拥有良好战术组织纪律,悦目悦目的打法,在90年代被称为“欧洲的巴西队”,从风格上和东欧速度力量派(代表捷克、罗马尼亚、前苏联)有很大区别。

  在欧洲的南部版图上,有一个并不起眼的半岛如利剑般插入爱琴海之中,在这里,有着曾经美丽的风景,幸福的生活,以及坚韧顽强的人民。 但是伴随着民族间的冲突,仇恨如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将战争的阴影投向了这片多灾多难的大陆。战争,无休止的战争将这片曾经的天堂变成了人间地狱,人们生活在无边的痛苦与恐惧之中。这是一片多灾多难的土地----东罗马人,土耳其人,奥地利人都奴役过这个带有太多悲情色彩的民族。当没有人能再奴役他们的时候,他们自己却陷入了内战。曾经在铁托的威名下和睦相处的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斯洛文尼亚人、波斯尼亚人……兵戎相向,曾经共同矗立于这片土地上天主教堂、东正教堂和清线年开始,这个名为南斯拉夫的国度便逐渐解体。20年过去了,南斯拉夫足球就像他们的版图一样,一次次被弱化,这个当年的足球强国因战争、政治被切割成六份,肢解的南斯拉夫足球谱写了一曲世界足坛的悲歌。

  南斯拉夫足球队,早于1930年已参与世界杯,当时取得殿军。之后十次闯入世界杯决赛圈,南斯拉夫解体前,这个社会主义国家的足球,是欧洲甚至整个国际足坛的重要分支,是与意大利齐名,比法国、西班牙还要突出的欧洲拉丁派的典型代表。南斯拉夫是世界杯、欧洲杯和奥运会决赛圈的常客,共九次参加世界杯决赛阶段的比赛,获得过第三、第四、第五名;连续四次闯进奥运会的足球冠亚军决赛,一次夺冠三度屈亚;两次赢得欧洲杯的亚军;还曾称雄1987年世青赛。

  说到南斯拉夫足球,必须说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在欧洲冠军杯(已改制欧洲冠军联赛)历史上,东欧社会主义国家,仅仅只有两支俱乐部球队夺冠,一个是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星队,另外一个就是贝尔格莱德红星队。伟大的贝尔格莱德红星队铸就了南斯拉夫90年代足球的辉煌,贝尔格莱德红星是前南斯拉夫足球的霸主,曾经在欧洲叱咤欧洲足坛,1979年打入联盟杯决赛,惜败给西德的门兴格拉德巴赫,1991年的欧洲冠军杯决赛,南斯拉夫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击败了法国的马塞队一举夺冠,并且在1991年东京击败南美冠军智利科洛科洛队获得丰田杯,成就了南斯拉夫足球的辉煌,也让“巴尔干三个火枪手”的名望声震欧洲足坛,他们就是萨维切维奇、普罗辛内斯基、潘采夫,还有被称为“巴尔干的马拉多纳”之称的队长斯托伊科维奇,闪耀欧洲的红星还有尤戈维奇、米哈伊诺维奇。南斯拉夫国内另外一支著名球队,就是同在首都的贝尔格莱德游击队,红星队和游击队的比赛被誉为南斯拉夫国家德比,米洛舍维奇、米尔科维奇和神奇教练米卢蒂诺维奇就出自游击队,中国80年代前国脚贾秀全也曾在游击队效力。

  90年代初期南斯拉夫足球蜚声世界足坛,涌现出一大批世界级球星。1987年,在那届世界青年锦标赛上,南斯拉夫队的“黄金一代”首次进入了世界的球迷的眼帘:斯托伊科维奇、萨维切维奇、普罗辛内斯基、米哈伊洛维奇、博班、苏克、贾尔尼……这些代表了南斯拉夫足球一个时代的名字从此书写了一段只属于他们的传奇!

  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这批南斯拉夫小伙子第一次团结在一起出征世界杯,随即闪现出夺目的光芒,但谁也没有料到,这第一次成了他们的最后一次……虽然在小组第一场比赛中1:4负于西德,但此后,年青的南斯拉夫队势如破竹不仅小组顺利出线决赛中力克西班牙,一路过关斩将后,在1/4决赛中点球惜败于如日中天的阿根廷队,这场比赛也成为了完整的南斯拉夫在国际大赛上的绝唱。90意大利世界杯,南斯拉夫队是成绩最好的8强队,名列第五名。

  世界杯结束一年后,南斯拉夫内战爆发,政治的阴霾笼罩了足球,那些呼风唤雨的球星们在政治*河蟹*面前也显得如此渺小。1991年,南斯拉夫内战爆发,曾经和睦(微博)相处的塞尔维亚人、克罗地亚人、斯洛文尼亚人兵戎相向。虽然贝尔格莱德红星曾在内战前上演了“末日传奇”,萨维切维奇、潘采夫、尤戈维奇、普罗辛内茨基联手为贝尔格莱德红星捧得欧洲冠军杯,但是他们随后便天各一方。国家的分裂让他们分道扬镳,尤戈维奇和萨维切维奇选择塞尔维亚,普罗辛内茨基到了克罗地亚,潘采夫则去了马其顿。分开后的他们不能再搭档,也不愿再交流。一夕作别,后会无期。曾效力于萨克拉门托国王队的篮球球星迪瓦茨说:“当战争爆发的时候,我的好朋友库克奇就再也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我很伤心,我相信他也不愿这样。”这也许是每一个前南斯拉夫球员的心声,无论是在篮球还是足球领域中。

  从1991年开始,这个名为南斯拉夫的国度便逐渐解体。20年过去了,南斯拉夫足球就像他们的版图一样,一次次被弱化,斯托伊科维奇曾苦涩地说:“我们的足球,倒退了20年。”这个当年的足球强国因政治被切割成六份,肢解的南斯拉夫足球用分流的血脉刻画着他们的印记。1992年的欧洲杯;1994年世界杯;1996年欧洲杯,南斯拉夫全遭禁赛。这一切都是因为该死的战争!!一代天才球员,就这样蹉跎着他们的大好年华,战争磨灭了他们黄金般的岁月。(92年欧洲杯,欧洲真正能被称之为“黄金一代”的南斯拉夫被禁赛了,而顶替他们出战的丹麦队最终捧得了德劳内杯,成就了欧洲杯历史的一个奇迹)。

  克罗地亚独立、波黑战争……绵延不断的战火在整整十年间一遍又一遍地洗劫着这片盛产天才的“火药桶”——巴尔干半岛。这些伟大的球员们只能远远地站在欧洲杯和世界杯的看台上眺望着——这里本来也是他们的舞台,可是政治、战争剥夺了他们表演的权力——他们只是看客——政治玷污了足球!

  对于那些90年代的喜爱意甲的老球迷,或许在意甲赛场看见那些前南斯拉夫球星空发感慨,效力AC米兰的萨维切维奇、博班,效力国际米兰的潘采夫,效力尤文图斯的科瓦切维奇、米尔科维奇、贾尔尼,效力桑普多利亚的尤戈维奇、米哈伊诺维奇、斯雷科·卡塔尼奇、,效力拉齐奥的博克西奇,效力帕尔马的马里奥·斯塔尼奇、米洛舍维奇等。普罗辛内斯基去了皇家马德里,苏克去了塞维利亚,斯托伊科维奇去了法甲马赛队。活跃在意甲教练是著名教练博斯科夫(桑普多利亚最辉煌时期的教练),西甲的名帅安蒂奇。

  1998年世界杯,他们回来了。虽然一个国家变成了五个国家,但这之中却有两个国家进入了世界杯:克罗地亚和新的南斯拉夫联盟。米贾托维奇替代了潘采夫,但他的射门同样可怕;斯托伊科维奇已经不再年轻,但他的中场调度依然出色;米哈伊洛维奇的任意球,让每一个守门员胆战心惊。他们顺利的小组出线惜败,一场精彩的比赛。

  克罗地亚,这支“第一次”参加世界杯的球队却给了世人一个巨大的惊喜。击败罗马尼亚、横扫德国战车、惜败高卢公鸡、力克橙衣军团,获得季军,真正的黑马。然而战争的阴影始终无法散去,科索沃的阴云再次笼罩在这片土地上。2000年欧洲杯虽然南斯拉夫队最终没有被禁赛,但他们的精神已无法集中,1胜1平2负,1:6惨败荷兰,前锋米洛舍维奇依然凭借着五个进球与克鲁伊维特并列金靴。“南斯拉夫足球”——几个字成为我心中的墓碑!它不仅祭奠着一群演绎着艺术足球的天才,也祭奠着被政治和战争无情扼杀的足球!这就是“南斯拉夫”这个名字最后一次参加国际大赛的成绩。

  2002韩日世界杯,南斯拉夫没有出线。而出线的克罗地亚和斯洛文尼亚只能是匆匆过客。2002年3月28日,一个悲凉的日子:南斯拉夫队客场挑战巴西队,最终0:1告负。这是“南斯拉夫”这个名字最后一次出现在足球场上。

  2003年1月12日的贝尔格莱德,阿塞拜疆的对手已经不叫南斯拉夫,“塞尔维亚和黑山”取代了南斯拉夫。纵然全场球迷高呼“Jugoslaveni”,但这个名字却只能永远留存在历史记忆之中。我对南斯拉夫的记忆,一直持续到2006年德国世界杯,德国世界杯上克罗地亚两平一负,还是出局;而南斯拉夫的继承国塞黑,创造了耻辱战绩,小组赛三战三负,进两球丢十球,1比6被阿根廷血洗,年届33岁的米洛舍维奇代表塞黑队出征了球员时代的最后一届大赛,成为了他最不堪回首的记忆,在被阿根廷人6比1蹂躏之后,心灰意冷的米洛舍维奇选择了退出国家队。

  而南斯拉夫足球的记忆又往往和政治有关系。1999年科索沃战争,北约血腥的轰炸南联盟,球迷们看到了拉齐奥队的米哈伊洛维奇进球之后,愤怒地咆哮着跑向场边,掀起他的球衣,里面的T恤正中央那一个鲜红的靶心;还记得,斯托伊科维奇愤怒地声讨着轰炸自己家园的侵略者(代价是被禁赛,而他甚至因不愿在北约国家踢球而转头日本);还记得,米贾托维奇在皇家马德里进球后脱衣庆祝,球衣内悲愤的为祖国呐喊的标语(代价也是被皇马禁赛);还记得,他们在医院里为无辜受害者们献血的情景……我想忘却,但无法忘却。他们的名字应该铭刻在闪亮的奖杯上,而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报纸的政治版面上!就在1999年,在中国甲A赛场上,出现了一大批来华的南斯拉夫教练,他们是博拉·米卢蒂诺维奇、桑特拉奇、彼得洛维奇、科萨诺维奇、奥斯托杰奇、米罗西、乔里奇,在北约轰炸南联盟的时刻,中国球迷一样在中国的球场,为了南斯拉夫足球,声援南斯拉夫的悲壮场面,至今历历在目。

  90年代的南斯拉夫球星们在悲伤中纷纷宣布退役,没有鲜花,没有掌声,没有欢呼,有的只是无比凄凉的气氛,他们的名字默默地淡出了世界足坛… 前南斯拉夫队的技术绝对是不输给任何一支球队的。他们曾经是艺术足球的实践者,他们曾经是绿茵场上的舞者,他们最终是政治的殉难者……

  看看下面的这一串名字: 斯托伊科维奇、潘采夫、萨维切维奇、尤戈维奇、米哈伊诺维奇、斯雷科·卡塔尼奇、久基奇、普罗辛内茨基、博班、达沃·苏克、米贾托维奇、米尔科维奇、博克西奇、贾尔尼、弗拉奥维奇、科瓦奇兄弟、马里奥·斯塔尼奇、图多尔、扎霍维奇、乔洛维奇、米洛舍维奇、科瓦切维奇、凯日曼、斯坦科维奇……还记得他们和他们的足球记忆吗?他们已经分属于不同的国度——塞尔维亚、黑山、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马其顿、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纳。

  世界杯、欧洲杯依然是球迷的节日,我依然怀念曾经的他们。现在,世界足坛有塞尔维亚、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马其顿、波黑,可他们都只是一部分,曾经一个伟大团队的一部分……我无法全情投入,因为这不是我熟悉的那支球队!

  在欧洲联赛赛场,我们看到这些名字:潘特里奇、约万诺维奇、维迪奇、伊万诺维奇、苏博蒂奇、科拉罗夫、日基奇、克拉西奇、萨维奇、纳斯塔西奇、利贾季奇;莫德里奇、斯尔纳、奥利奇、克拉什尼奇、克拉尼察、乔尔卢卡、拉基蒂奇、曼祖基奇;巴巴雷茨、萨利哈米季奇、米西莫维奇、哲科,伊比舍维奇、皮亚尼奇;约维蒂奇、武齐尼奇;伊利西奇、汉达诺维奇;潘德夫......已经和南斯拉夫没有任何关系,但是看他们的比赛,在他们的外形和技术上,我还是觉得他们身上有南斯拉夫足球的影子。而巨星伊布拉西莫维奇也是一样,伊布是瑞典国籍,他身上却流淌着斯拉夫人的血液,而他的母亲是克罗地亚人,父亲是波黑人。

  纪念是一种铭记,时时记住自己不想忘却的东西。但在另一种情绪的支配下,纪念,只是为了忘却,忘却一段难以忘却的记忆……

  从前,有一个国家,名字叫南斯拉夫,它的首都叫贝尔格来德,他有一支骄傲的球队,叫红星……那里的人们热爱足球、极具天赋……通天报彩图